在中国同时建设多个智慧城市,形成不同的智慧产业的成长路径,再让市场对补贴的路径进行选择,是优化智慧产业结构和模式、推动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必由之路,广州不妨发起中国智慧城市建设联盟这样的半官方机构,最大限度地引入国际和民间资源,为我国智慧城市发展出谋划策,也最大限度地避免各个城市之间在智慧产业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恶性竞争。


日前,广州市政府与思科系统国际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宣布思科中国创新中心总部正式落户广州。


据了解,思科中国创新中心项目将专注于万物互联(IoE)和物联网(IoT)业务的创新,充分发挥思科系统在网络技术领域的优势,致力于在广州建设高标准的智慧产业体系,打造年产值规模超过1000亿元的世界一流园区——思科(广州)智慧城。


早在2011年,广州市政府就提出通过智慧广州建设,催生新的生活模式,用智慧元素、创业元素、知识元素引领市民更幸福地享受生活,促进幸福广州建设。这次思科系统正式落户广州,标志着广州智慧城市的建设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作为全球成长速度最快的网络公司,目前思科系统已经成为了全球网络设备具领导地位的生产商,致力于提供全方位的网络解决方案。1990年是思科系统发展的重要节点,当年思科系统在经营策略上,从路由器转至以互联网为未来企业发展方向,并采用“并购”与“策略联盟”的创新经营模式扩张企业领域并与全球互联网产业共同成长。


思科系统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已经在中国设立了二十多个分支机构,在北京、上海、杭州、苏州、深圳、合肥等城市建立了研发中心。近年来,思科系统致力于在中国建立“智慧互联城市”,这与公司上述的“策略联盟”的创新经营模式遥相呼应。


广州市牵手思科正是基于思科系统拥有全球互联网行业的巨无霸地位以及其致力于智慧城市建设的独特理念。


按照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的说法,这“是新形势下广州面向全球集聚创新资源,建设国际创新枢纽,推动创新发展的动力源和突破口”。至于为什么思科系统会选择广州?可能的考虑是,广州是中国企业“走出去”和外资企业“请进来”的重要基地和结合部。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引领下,“走出去”的中国企业需要大量的互联网解决方案,不仅着眼于解决企业的市场营销、财务融资等问题,而且还致力于解决企业的上下游产业对接,通过企业并购实现企业的价值再造等问题,而思科系统能够提供的解决方案是在全球化背景下进行的,企业选择的机会更多。更重要的是,思科的中国创新总部选择在广州,将有利于思科吸引更多的珠三角地区的制造企业寻求与思科合作,找到转型升级的技术解决方案,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解决方案;至于把高端外资请进来,思科系统的落户将让广州的“国际化色彩”添上浓浓的一笔。


对于思科系统而言,这是国际互联网解决方案与中国国情结合,找到本土发展路径的最佳试验场,预期在思科系统的引领下,会有更多与互联网、物联网有关国际企业选择落户广州,从而对广州建设智慧城市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与此同时,广州科学城也聚集了一批本地电子产品制造业的龙头企业,思科系统携手广州,将助推广州的信息化带动工业化进程,为“广州制造2025”规划的落实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

当然,思科系统的中国创新中心项目落户广州,也留给了我们深层次的思考:一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结合问题。数字经济代表着智慧经济和智慧产业,是创意和创新的载体,代表着广州经济的未来,而实体经济是广州经济的基础和根本,理想状态是广州以数字经济为抓手,助推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从而把广州智慧经济和智慧产业的未来牢牢地建筑于坚实的先进制造业的基础之上,同时,有包括思科系统在内的互联网巨头所提供现代服务业的支持,广州传统的加工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之路将更加畅顺;二是,广州的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如何吸引更多的本市以及珠三角地区的中小企业进入广州?事实上,智慧城市除了有思科系统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外,还需要有中小企业的响应和配合。思科除了是一个著名企业品牌外,更重要的还是一块“磁石”,吸引珠三角地区众多的中小企业,特别是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企业聚集在其周围,形成以智慧产业、创新企业为主体的智慧城市新格局和新秩序;三是,广州如何与其他创新型城市开展合作和协调?2014年思科落户杭州,打造智慧互联城市,思科进入深圳也比进入广州要早,广州自然要面对如何与杭州、深圳等城市开展合作的问题。

 


我认为,在中国同时建设多个智慧城市,形成不同的智慧产业的成长路径,再让市场对补贴的路径进行选择,是优化智慧产业结构和模式、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由之路,广州不妨发起中国智慧城市建设联盟这样的半官方机构,最大限度地引入国际和民间资源,为我国智慧城市发展出谋划策,也最大限度地避免各个城市之间在智慧产业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恶性竞争。